从含蓄的力量谈现代设计

http://bona163.com  2013年3月18日10:55  博纳观点

 所谓含蓄,作为艺术方式来看,它是在不损害揭示客观事物的本质,不减少形象感染力这一限制之下,一种更简捷,更概括,更有回味的省略方式。在中国画里,常常有这样的构图:不见房屋,只露出一面酒旗;停着的小船,无船夫也无过客;小径虽幽,没有行人……
  纵观中国画史,有意无意运用含蓄表达意境的画作不胜枚举。宋梁楷《太白行吟图》变细笔白描为水墨逸笔,不拘泥于琐未细节,选择最能反映诗人精神状态和思想情绪的瞬间动作,加以概括的描绘。廖瘳数笔,把“诗仙”那种纵飘逸,才思横溢的风度神韵勾画得惟妙惟肖。虽逸笔草草,却言简意赅,一以当十。齐白石画虾,匠心独运地处理画面的虚实、照应关系,留下大量空白,空白即水,给人以无限想象空间。他不把对自然的如实模仿当作创作的最高境界,提出“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,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,”这种‘由小见大’‘以少胜多’正是含蓄的一种表现方法。
   除了绘画,中国的诸多艺术部类都或多或少体现着这种传统的表现形式。中国戏剧表演中,一将、四兵就代表了千军万马,骑马只用马鞭挥挥,划船只有划桨动作。汉代画像石《荆轲刺秦王》采用剪影形象,忽略细部,只刻画大的动态和影像。

东汉青铜器《马踏飞燕》马在飞,燕子也在飞,时空停顿,接下去的动姿留给观者去想象。新石器时代西安半坡的《人面鱼纹彩陶盆》运用了‘黑白相间’‘计白当黑’的表现方式,人面双眼由黑白两色组成,似在水中捕鱼,又似神秘观望,使人浮想联翩。西湖‘三潭印月’那竖在水中的石雕建筑物,它的孔洞与湖水或水中月影形成一种虚幻空间,体现着寓虚于实,虚中见实,虚虚实实,富于变化的空间感染力。明清皖南民居依山傍水,白墙灰瓦,群体相连,简约含蓄。《孙子兵法虚实篇》有云: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能因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”,体现了对立统一,由此及彼的哲学观点。在中国古诗词当中,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“云破月来花异影”“中天悬明月”“长河落日圆”…… 言简意赅,一以当十,都体现了含蓄的力量。 
在现代图形设计中,为了便于形象的传播,让消费者记忆,要求设计简洁、集中,概括。中国传统艺术中空白、虚形的表现方式不自觉地体现在许多现代设计师的作品当中。荷兰画家、图形大师埃舍尔(M·C·Escher)作品中负形运用得炉火炖青。如作品《八个头像》《鱼》《鹅》《蜥蜴》等,利用形与形不同轮廓之间的关系,构成一个新的形,彼此的共用线相互依存,互生互长,图地互换。埃舍尔的负形研究成果影响了近现代的设计师们。在日本设计师福田繁雄的许多招贴作品中,充分运用正负形的关系,以自己独特的具有很强感染力的简洁图形语言传达信息,深化印象。这种图形之间巧妙、奇特的构合,要比精确地描绘物像更为不易,在全神贯注于一个物形的同时又能注意到之外的空白处,就像捉迷藏一样,让你一眼看不完,在图形中寻找、回味,领略其中的妙处,是现代图形创意的亮点。
  现代设计蕴含的空间巨大,从广告设计、产品设计、服装设计到室内设计、建筑设计,等等,处处都能看到运用含蓄这种表现形式来传达信息的成功实例。当今世界500强企业的标志个个简洁含蓄,视觉冲击力强,很少繁杂或令人费解。“雀巢咖啡”广告语“美味的开始”,朗朗上口又回味无穷,“可口可乐”广告语“永远的可口可口”,简单而深刻,用含蓄的语言传达深广的含义。现代广告招贴广泛运用空间的虚实对比,如一幅以保护水资源为主题的公益招贴,以黑白两色分割整个画面,丰满的鱼头衍变为只剩骨头的鱼身,大量的黑白空间留给人们去思索、回味。现代产品包装设计,以突出品牌或企业形象为主,简简单单,一块标准色,一套标志字体,即可,很少看到多余的图案装饰。意大利“孟菲斯”以出众的产品设计而著称于世,作品往往样式简单,功能优良,内涵丰富。如一件茶几,以细长弯曲的钢管轻托轻薄的桌面,似水草浮萍、荷叶莲花,宁静而和谐,创造了一种高雅的时尚。“苹果电脑”的外型设计在满足功能的基础上,越来越趋于简单、超薄,同时赋予更多的哲学含义,设计成为一种文化,是有生命的,发展着的。美国著名建筑大师赖特设计的“流水别墅”,整座建筑座落于瀑布之上,以普通的毛石和长条石为材料,色彩对比强烈,造型简洁大方,传达“回归自然”的人居哲学观。
  艺术和设计是相通的,从中国画的空灵意境到图形设计的负空间、虚拟形,再到建筑设计的简约含蓄,看不出有什么本质的不同。艺术家和设计师擅于找出一个着力点,以这一着力点显示其余。由于不和盘托出,所以显得无穷无尽,即所谓引一以概万,言有尽而意无尽,在有尽中显示无尽,以达到“空则有、有则空”的含蓄美的最高境界。
  含蓄不拘泥于单纯的形式,含蓄能达到一种境界,即意境。美学家王国维曾说:“言气质,言神韵,不如言境界,有境界本也。气质、神韵,未也。有境界而二者随之矣。”含蓄,能增强艺术设计的感染力,长于启发想象,具有感人的持续力和包含丰富的内容,有它的特殊作用和积极意义。
  设计作为一种社会——文化质的活动,一方面,设计是创造性的,类似于艺术的活动,另一方面,它又是理性的,类似于条理性科学的活动。

正因为这种特质,使设计受市场和技术的制约,经历了设计流派的更迭,设计文化的变迁,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以18世纪下半叶英国的工业革命为分水岭,之前的设计注重装饰忽略实用,之后则经过工艺美术运动、新艺术运动、装饰艺术运动等轰轰烈烈的设计运动而最终开启现代设计大门。从荷兰风格派、美国流线型设计、德国功能主义流派、国际主义风格到多元化设计、后现代主义,晚期现代主义,等等,现代设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发展着。在市场调节、社会导向的双重制约之下,现代设计始终以“创新”为法宝完美着生活,从中国传统艺术中提炼出的“含蓄”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对现代设计有一定的借鉴作用是勿容置疑的。以少胜多、由此及彼、言简意赅,一以当十,正所谓含蓄的力量。

北京博纳道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Tel: 010-5366 7624 13466662558 E-mail: bona123@163.com
京ICP备12030838号-2
技术支持:北京网站建设公司